总裁

总裁

2020-02-20 02:54:45 120 2593 非常

总裁11  “啊?”齐宁一愣。  “上船?”仙儿轻笑一声:“似乎是他们自己上船来。”  “上折子倒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姓卢的官员道:“忠义候是当着那么多官员的面立下了赌约,最后输了,若是没有折子上去,那就是言而无信了。奇怪的是皇上竟然准了这道折子,宫里有太后,朝中有镇国公,他们若想保住忠义候爵位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  “以你的手段,要想迷惑住那个小皇帝,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。”黑袍缓缓道:“即使不能让他将你收入后宫,但是在宫中成为一名歌姬,那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当初要利用齐宁,本不就是为了能够借这条路入宫,而后靠近皇帝左右?但你却并没有这样做。”

  “下官去探望过,达奚大人伤势还未痊愈,不过休养一阵子也就能够恢复如常。”褚明卫道:“不过个把月之内,应该是无法办差了。”  韦御江微抬头,嘴唇微动,却是欲言又止。  仙儿花容微微变色,那黑袍冷哼道:“却不知我现在是否有资格过问你的事情?”  他本以为自己赴任刑部,那些官员即使不是热情欢迎,但至少面子上也会对自己恭恭敬敬,现在看来,自己倒是将事情想的太过简单。总裁

  齐宁这才道:“停手吧。”  “大人,是往秦淮军团去?”  不过此人既然在场,自然看到自己将那达奚冲打成猪头的模样,看到自己便生畏惧,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  “你们为何不讲道理?”仙儿语气微怒:“我说过这里不可以进去,就是不可以。”  “并非是小人有意冒犯侯爷。”韦御江立刻道:“小人吃着皇粮,当着皇差,自然要恪尽职守。侯爷贵为我大楚世袭侯爵,自然也是公私分明,小人一心为公,所以不怕侯爷责怪。”

第八六肆章 娇女泪  韦御江正色道:“小人想请问,侯爷要如何讨还公道?今日廖司仆确实有错,不该出口伤人,但说到底,还是为了办案子。”看了卓仙儿一眼,才继续道:“我们并无伤害这位姑娘分毫,司仆大人也向侯爷请了罪。”  秦淮河上发生人命案子,自然让人们先是一阵惊慌,但刑部的人迅速将尸首打捞起来,尔后让人运走,又抓了几个人去了刑部衙门,本来有些嘈乱的河面,没过多久也就静了下来,今晚的人命案子非但没有让在秦淮河上猎艳的人们一哄而散,反倒成了众人议论的话题。  “既然是我让你说,你就说。”齐宁淡淡道:“你既然为廖震说公道话,本侯就看看你是否真的是公道人。”总裁  齐宁知道秋千易与黎西公是师兄弟,但两人的关系似乎很是不睦,忍不住问道:“毒王,你与黎前辈是师兄弟,为何.....?”

  仙儿轻笑道:“是与不是,我又为何要告诉你?”  齐宁疑惑道:“我的事情?毒王,这是什么意思?”  “卑职并非这个意思。”那声音立刻道:“如今正是皇上大婚其间,凡事都不该太过高调,以免弄得人心惶惶。而且这件案子尚未搞明白来龙去脉,卑职以为还是谨慎的好。”  黑袍靠在椅子上,一只手抬起,搭在椅把上,在他手背之上,纹着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刺青,“你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了,是否非要我提醒你不成?”  齐宁微笑道:“韦御江,你敢这样和本侯说话,胆子确实够大。”

  齐宁从刑部秋审处离开之后,曹森和几名官员却都是丢下了蟋蟀,凑近到窗口向外张望,只看到齐宁的身影消失,曹森这才整了整衣衫,回头看了身后几名官员一眼,咳嗽两声,众官员这才回过神来。  韦御江声音犹豫一下,才道:“姑娘,秦淮河上发生人命案,许多人都说凶犯逃到你的船上,我们是刑部差官,自然要将凶犯捉拿审讯,你在此阻拦,可不要受牵连进去。”  秋千易道:“怎样?生死未卜而已。阿瑙那混账东西,自以为拿了解毒的妙药,她却哪里知道,解药本身也是含有毒素,小诺儿服用了药丸,已经克制了侵入体内的毒素,只有那娇女泪.....嘿嘿,就是段清尘视作宝贝般的催情毒药,那可不是用其他解药就能克制。”  韦御江正色道:“既然侯爷发话,那小人斗胆了。”顿了顿,才道:“如果是平常人出言不逊,冒犯了对方,自然是要向对方道歉,求得对方的原谅。小人知道侯爷对这位姑娘十分关护,只是侯爷......!”犹豫了一下,并无说下去。总裁  “官爷办差,一个婊子竟敢阻拦,不要命了?”那粗犷声音再次传来:“来人,这臭婊子也是杀人凶犯的同伙,给我锁起来,带回去严加拷问。”

  岸边的行人也都已经各回各家,月光幽幽,投射在河面之上,十里秦淮恢复了宁静。  “你们为何不讲道理?”仙儿语气微怒:“我说过这里不可以进去,就是不可以。”  齐宁冷冷道:“你认识我?”  “啊?”褚明卫一怔,但还是恭敬道:“下官定会派人传话。”  有人立刻去倒茶,褚明卫则是领着齐宁到了内房,请齐宁落座后,褚明卫才道:“侯爷有所不知,淮南王谋反后,有人往刑部送来一份名单,检举那些人都是淮南王的余党。”转身去到桌边,取了一份文函过来,呈给齐宁:“侯爷请过目!”

  褚明卫反应过来,急忙道:“没有没有,侯爷,下官的意思是说,只要守着侯爷的道理,咱们刑部就不会出现冤案,并无其他意思。”  齐宁搂着仙儿,手掌轻抚仙儿香肩,声音柔和:“十年二十年的恨,只会带来痛苦,要摆脱痛苦,就要有爱,尝试着爱,就能够化解心中的恨,爱会给人带来快乐,会让人觉得生活充满希望。仙儿,你没有想过爱一个人会爱多久,等你真正爱上了,就知道很可能是一辈子。譬如我,你爱上我,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了。”  齐宁点头道:“此人是淮南王的余党,躲藏在秦淮河上,我今夜追拿至此,但他却被人所杀,应该是有人要杀人灭口。尸首带回刑部......!”顿了一下,才道:“韦御江,你过来!”  这样一比较,众人便觉得强弱分明,不自禁都是点头。总裁  “大人,我们这群人都是你一手提拔起来。”一名官员谄媚道:“大人让我们怎么做,我们就怎么做。只是听大人话中的意思,难道钱部堂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?”

Copyright @ 2011-2018 总裁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 备案号:苏ICP12346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