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军,饶了我,太大了

将军,饶了我,太大了

2020-01-28 15:55:42 120 7093 都出

将军,饶了我,太大了2  宋建国连忙扶住她,“娘,娘,我们还是回去算了,要是大哥回来知道了你做的事,我们,我们怕是。”  顾萌无奈,知道她是说不过顾母的,只好闷闷的来了一句:“嗯。”  “噢,噢,噢,吃猪肉,吃猪肉咯。”  顾婷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,到后来的淡定,再看宋老太再也没了讨好的心情,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杀意。  “是啊,大成,那个陶远就是偷偷在池塘里抓了条鱼吃了,结果被人给告了,现在还在牛棚里和那些黑五类住在一起,他爹都和他脱离关系了,你难道也想和他一样?”

  于是乎,同样一条路,宋老太走着走着就能碰到石头,在地里干活,没有人和她一组,见到她恨不得躲得远远的,这马上就要成为坏分子了,还有啥好说的,隔得近了,不怕自己脏上这晦气啊。  “红香,我知道,我就是难过,你说说,家里不缺她吃的,她怎么就跑去投机倒把,现在好了,我们一家子都被连累了,娘不知道多难过。”  “那个。”  “大队长回来了,大队长他们回来了,快,快去看看,去看看!”将军,饶了我,太大了  顾家在顾小弟走了以后, 就更加的安静如鸡了, 现在这情况, 由不得他们不安静, 也不知道是不是顾婷的事刺激到了他们。

  “顾老四,你闭嘴,不想吃肉的话就滚远一点没有人求着你吃。”  顾萌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,丝毫不顾顾父在她身后的歇斯底里,总算把话给说清楚了,以后就算顾父再来找她,她也有理由拒绝了。  我告诉你,做梦去吧,那小崽子心毒的狠,你就算跪在他面前,他眼睛毒不眨一下,哼,今天我就算死也要死在这儿,你别以为当个大队长就了不起了,这里告不了,我就去公社,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们了。”  现在什么好都没成分好,听说一大队的就是有个人,因为年轻的时候帮红军带过路,解放后就成了公社食堂的一把大勺,舞得虎虎生风,儿子也因为这个上了工农兵大学,女儿更是进了供销社,成为远近闻名的好成分人家。  作者有话要说:  还有点,稍后补。

  顾婷前脚被带走,后脚顾父就冲了过来,抓住顾萌的手焦急的问道,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,一看就是一路跑过来的,也是,如果他在村子里的话,以顾父对顾婷的疼爱,不会到现在才过来。  “顾萌, 来,来,来,坐这里,和婶子说说,你是怎么发现那么大两头野猪的?”  “走吧,先回去,你爹还在家等着,要是晚了,只怕他连饭都吃不上。”将军,饶了我,太大了  宋老太说着狠狠的朝被抓住的人脸上,狠狠吐了一口唾沫, 脸上满是不屑还有得意洋洋,顾萌真是想不明白,这有什么好得意的,难道是因为她神勇无比,捉住了小偷。

  红香,李红香?顾萌吃惊都快捂不住嘴巴了,这是怎么回事,天哪,宋齐居然和李红香有一腿,这要是让顾婷给发现了,那还不得天翻地覆啊!  于是乎,同样一条路,宋老太走着走着就能碰到石头,在地里干活,没有人和她一组,见到她恨不得躲得远远的,这马上就要成为坏分子了,还有啥好说的,隔得近了,不怕自己脏上这晦气啊。  导致她哥现在还没娶上媳妇,家里整天为了这个吵架,都快成了村子里的一景,每天时间一到,就有人端着饭碗上她家看热闹娶了,比上工还准时。  顾萌真是内心尴尬,幸好,这两人不知道她在这里,不过这个时代的人都这么生猛的吗?大白天的就忙活起来了?顾萌看着高高挂在天空的太阳,陷入了沉思。

  “大队长,大队长,你快来,快来,顾婷惹了革委会的主任,现在顾大成还想去救她,这不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送吗?你快来说说,说说。”  话难听,但语气已经开始松动了,大队长听出来他的意思,连连点头:“方队长,这个您放心,只要她还在外我们下河村,我们就一定能把她给找出来,到时候找不出来,任您处置。”大队长豁出去立了个flag 。  “还没,不过也差不离了,那姓宋的都上门来堵人了,非要你爹亲口同意他们离婚,你爹被缠得没有办法,只好整天躲在家里装病。”  顾萌忙了一整天,虽然只得了三十斤肉,但是却获得了不小的好名声,可千万别小看这个玩意,在这个年代,它也是很重要的,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起了作用,最起码可以让顾母不用活得那么小心翼翼,也算值得的。将军,饶了我,太大了  “这真的是猪撞死在你面前的,我怎么看着像被石头弄打死的啊。”顾萌正在旁边洗手,耳边就来了这一句话,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味道。

  “怎么,大树他娘,你也要学人家顾萌,我看你可没她那运气,搞不好那野猪一看到你,就吓得立刻活蹦乱跳了,你们说,是不是啊?”  还有,这个李红香不是顾婷的头号狗腿子吗?怎么就和宋齐勾搭上了,在书中,颗没有一点这样的迹象啊?  再去看那个小偷,年纪轻轻,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,人长得俊秀不说,还白白瘦瘦的,一双桃花眼,看着人就有种十分温柔的感觉,这样的长相在乡下来说,真的是非常吃香了,认真说,他比宋齐长得还要好些,不过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坏分子?  “爹,实话告诉你吧,我来的时候已经把这件事给打听清楚了,顾婷她去黑市摆摊,被革委会的侄子发现了,两人起了争执,她把人家给打成了个猪头,现在还住在医院里,革委会主任很疼爱他这个侄子,所以才让人赶到村子里来,把顾婷给带走,你要是现在去的话,估计也得不到什么好结果。” 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顾婷打了人家的侄子,惹怒了革委会主任,人家现在正在气头上,顾父现在去的话,也是送人头的,如此这般,所以最后的结论是不要去。

  省点用的话,这些肉少说也得吃上半个月了,大家把肉拿到手上后个个都是红光满面的,对着顾萌也是好话一摞筐,像的不要钱似的,像她砸过来。  “没有,我没有,你们放开我,啊,好痛,好痛,你们这些混蛋,给我滚啊!”顾婷受不住这些痛,一把将她们都给推开了,宋老太年纪大了,受不了这么大的力,顿时倒在了地上。  “可不咋的,往日,三婶总说她女儿会打猎,我还不信,没想到,你还真的会啊!看看这野猪,够肥的啊,啧啧想想都要流口水。”  那个队长话一落,跟他一起来的人也在后面连连助力,“快说,不然你们就等着被批斗去吧,你们胆子不小啊,连投机倒把的人都敢包庇,怎么?不想活了?”将军,饶了我,太大了  “大成,你可别胡来,这下河村可不是只有你们一家人,要是大家都带上了坏分子的帽子,那你们就别想好过。”

Copyright @ 2011-2018 将军,饶了我,太大了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 备案号:苏ICP12346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