朕的公主h

朕的公主h

2020-01-28 14:36:39 120 4331 惧怕

朕的公主h1  “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在这里。”赤丹媚咬了一下嘴唇,声音柔腻:“在这里我可不许你碰我。”  半夜三更,一个性感丰腴的美人就在身边,自然由不得齐宁不生涟漪,手臂环过去,便要抱住赤丹媚腰肢,赤丹媚却是十分有技巧地躲过,吃吃一笑,腻声道:“你要真想使坏,我带你去别的地方,在这里,我.....我不习惯。”  赤丹媚一愣,想了一下,道:“你是说他们本就是宫里的人?他们每次都是晚上丑时入宫,在卯时之前必然离宫.....!”第一零五九章 欲擒故纵第一零五三章 投桃报李

  赤丹媚噗嗤一笑,身体凑近过来,媚眼如丝,声音摄魄:“欺负我?你来说说,想怎样欺负我?”  “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你既然清楚,我也就不多说了。”顾清涵勉强笑道:“以后你和西门姑娘好好过日子,三娘可以先留在这边,协助西门姑娘打理府里的事情,我只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  齐宁只等那两人进到寺内,才回过神来,低声问道:“你带我过来,就是看这两人?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  齐宁长叹一声,道:“既然三娘已经做好决定,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。”朕的公主h  “和我一样?”赤丹媚秀眉一紧:“和我一样什么?”

  顾清涵轻叹一声,坐了下去,却并不说话。  陈庭这边已经搜罗了许多的车马,而且大部分货物都已经装运,但因为车马缺乏,还有一部分尚没有完全装运。  顾清菡笑道:“夫人可别这样说。田姑娘天资聪慧,唐姑娘医术高明,你们虽然只离开个把月,但田姑娘却已经学到了不少东西,前几天唐姑娘还跟我夸奖田姑娘前途无量。”  屋内的东西,其实一眼就能扫个大概,让齐宁吃惊的是,方才明明看到两道如同幽灵般的影子进入其中,但此时却并无发现一个人影。  赤丹媚对侯府的地形似乎也颇为熟悉,侯府夜间亦有人巡逻,但赤丹媚却轻易避过巡逻的护卫,引着齐宁出了侯府,深更半夜,京城大街小巷也都是空无人迹,只是时不时有虎神营的兵士从大街小巷巡逻而过。

  “这龙池也是疗伤之地,你若身上有什么伤痕,在里面泡上一泡,也能加快恢复伤势。”赤丹媚轻声道:“半个月前,我在这林子里练功的时候,发现那两人从龙池里冒出来,也就是在那天,我才知道这龙池里面不但有雪龙,而且还另有玄妙。”  齐宁这才喜滋滋地坐下,三人各坐一方,呈三角之状,这时候下人已经端了酒菜上来,因为留下田夫人今晚在这边用饭,晚餐自然丰盛不少,六菜一汤,顾清菡又特别准备了口味清淡一些的酒。  其实这时候不但是看不见道路,而且这里面空气混浊,若是换作普通人进来,定然马上就会感觉不适应,但齐宁和赤丹媚都是高手,而且内力深厚,精通运气法门,在这地下通道自然不存在任何问题。  等仆人下去,齐宁才端杯向顾清菡道:“三娘,感谢你准备这一桌好菜等我回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朕的公主h  齐宁叹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想到什么,盯着赤丹媚迷人的眼眸,低声道:“他们会不会和你一样?”

  齐宁疑惑道:“弥勒寺?你带我过来,是为了看弥勒寺?”  赤丹媚故意扭动身子,将自己丰腴柔美的娇躯贴着齐宁轻轻摩挲,让他感受自己身体的柔软和曲线的起伏,齐宁更是抱紧,似乎要将她融入自己身体之内,忽地感觉唇瓣一阵刺疼,低声“哎哟”一声,松开嘴,赤丹媚却是吃吃媚笑起来,腻声道:“小色狼不乖,要受罚的哦。”  “三年。”顾清涵正色道:“你答应我,三年之后,我若要走,你绝不可以阻拦,只要你答应我,这三年我一定会尽心尽力料理府里的事情。西门姑娘让我们答应,你们成婚之后,她要继续留在神侯府当差,本来女人过门后,要尽心照顾家里,但西门姑娘身份特殊,咱们自然只能是答应。只不过等她生下孩子,办差的心思也就淡了,三年过后,她也差不多可以打理府里的事情,那时候我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。”  齐宁笑道:“窦大人,这批货物可都是登记在册,可千万别中饱私囊。”  这饭厅却并非谁都能进来,平日里是侯爷和家眷用餐的地方,因为侯府的人丁实在不算兴旺,所以饭厅算不得宽敞,里面只摆了两张桌子,一圆一方。

  顾清涵四下里瞧了瞧,忽然走过去将饭厅的大门关上,齐宁有些诧异,暗想顾清涵总是提防自己对她行为不轨,一直在避免和自己单独相处,今日这饭厅只剩下自己和她两人,她却主动去关上门,这倒是实在出人意料。  齐宁微微点头,心想隆泰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  “三年。”顾清涵正色道:“你答应我,三年之后,我若要走,你绝不可以阻拦,只要你答应我,这三年我一定会尽心尽力料理府里的事情。西门姑娘让我们答应,你们成婚之后,她要继续留在神侯府当差,本来女人过门后,要尽心照顾家里,但西门姑娘身份特殊,咱们自然只能是答应。只不过等她生下孩子,办差的心思也就淡了,三年过后,她也差不多可以打理府里的事情,那时候我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。”朕的公主h  “是为了从皇公偷取东西。”齐宁话一出口,却又摇头:“不对不对,他们通往皇宫的地下密道都知道,又如何不清楚宫里的地形。”猛地想到什么,盯住赤丹媚,低声道:“姑姑,你说.....是不是我们想错了方向。”

  齐宁道:“这里没人过来。”  一阵风吹过,竹林发出沙沙的声响,齐宁这才道:“姑姑,他们去往何处,你可知道?”  “你以为我过来是为了什么?”赤丹媚轻啐一口,低声道:“只是你以后可要提防一些,我到你屋里小半个时辰,看你睡得香,没有吵醒你,若是换了别人,取了你脑袋你都不知道是谁。”  田夫人惊喜道:“当真?那.....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  齐宁有些吃惊,低声道:“姑姑,上面.....!”

  楚军地处南方,战马的品种天然就无法与汉军相比,是以楚国暗中从北方私购马匹,送入官家马场进行配种,虽然也培养了一匹品种不错的马匹,但大部分依然够不上战马的资格,所以官家马场那些不合格的马匹,也就流入民间。  顾清涵犹豫了一下,才终于道:“宁儿,锦衣齐家的前途,如今完全着落在你的身上,不管你愿不愿意,你已经不再是诸事都可以不问的少年,而是要担起锦衣齐家这副担子,想尽一切办法要让锦衣齐家维持下去。”  赤丹媚眨了眨眼睛,媚眼如丝,轻声道:“先前人家说要带你来个好地方,到了地方,你想干什么,人家都依你,那你.....那你敢不敢和我到弥勒寺里面去.....!”  齐宁被她弄得有些把持不住,但心里很清楚,这狐狸精带自己过来,绝不是为了情情爱爱,一手环住她腰肢,另一只手在她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,低声道:“别浪,老实交代,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?”朕的公主h  齐宁这时候便恍然大悟,知道方才那两人也并非什么幽灵,更不是凭空消失,定然是从这洞口下了去。

Copyright @ 2011-2018 朕的公主h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 备案号:苏ICP12346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