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

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

2019-12-16 15:19:02 120 4046 觉不

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25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沈凉秋一把抓住侯总管手臂,怒喝道:“侯总管,你胡说八道什么,昨晚夫人还是好好的,怎么可能......!”一把撇开侯总管,竟是连齐宁也顾不得,飞步向门外冲出去,他动作灵敏,脚步极快,一眨眼就已经出了门去。  “这黑虎鲨是海盗余患?”  齐宁目光扫动,已经看到屋子中间摆放着一张椅子,那张椅子明显是与书桌匹配,常理而言,应该摆放在书桌后面,但此刻出现的位置却很不寻常,齐宁缓缓抬头,就看到在椅子上方,悬空一条绳子,绳子下端则是套成了绳环,毫无疑问,澹台炙麟便是用这条绳索悬梁自尽。  侯总管兀自带着哭腔道:“方才沈将军知道侯爷过来,是要见夫人,所以让老奴通禀夫人,老奴过来后,让春桃......!”抬手指向外面道:“春桃就在外面,老奴不好直接进屋来禀报,所以让春桃通报一声,春桃进屋后,很快.....很快就叫出声来,老奴急忙冲进来,然后.....然后就看到夫人收拾得干干净净躺在床上,嘴角.....嘴角还有血......!”

  齐宁摆摆手,神情冷峻下来,道:“镇国公既然让陈刺史协助此事,这件案子也就没有必要向两位隐瞒了。”目光如刀,盯着陈庭眼睛,缓缓道:“不过告知你们前,本侯有一句告诫,你们还是要记着。”  “金刀澹台是我大楚武勋世家,对武名看的极重。黑虎鲨抢走首级,留下黑鲨旗,这事儿对大都督来说,绝非小事。”陈庭道:“沈将军方才说大都督时常独自饮酒到深夜,也许就是因为挂心此事。”  穿庭过院,很快就到得东院外面,还没见到院内,就听到里面传来哭声,冲进院内,只见到两名侍女瘫坐在屋门前,正哭泣不止。  齐宁嘴角略带笑容,道:“他如今在兵部当差。”略一沉吟,才道:“据我所闻,这江家在东海势力极大,号称东海第一巨贾,不知是真是假?”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  “金刀澹台是我大楚武勋世家,对武名看的极重。黑虎鲨抢走首级,留下黑鲨旗,这事儿对大都督来说,绝非小事。”陈庭道:“沈将军方才说大都督时常独自饮酒到深夜,也许就是因为挂心此事。”

  沈凉秋于私是澹台炙麟的结义兄弟,于公亦是澹台炙麟的心腹战将,此等事情,沈凉秋当然不会主动说出来。  “确定没有其它地方可以进入?”  沈凉秋也不多言,上前去打开了门锁,推开了屋门,齐宁并不急着进去,向韦御江递了个眼色,韦御江心领神会,向沈凉秋一拱手,第一个进到了屋内。  齐宁含笑道:“江家是靠海上贸易起家,自然与东海水师多有接触。”  齐宁含笑道:“江家是靠海上贸易起家,自然与东海水师多有接触。”

  “沈将军可知道江随云?”齐宁转视沈凉秋。  “夫人当时就软倒在门前,老奴只以为有刺客,带着两名家仆冲进去,想要放下大都督,夫人却想到什么,告诉我不要动弹大都督的遗体,令老奴立刻去找沈将军回来。”侯总管此刻已经是老泪纵横,“当时大都督已经是手足冰凉,老奴知道这是天大的事情,遵从夫人之命,立刻前往水军大营请沈将军回来。”  “实不相瞒,江漫天每年倒是向东海水师捐一批物资,除此之外,与水师接触的倒并不多。”沈凉秋摇头道:“大都督在世的时候,与江家也是很少来往。”  荆寿请齐宁落座之后,也不问齐宁来历,直接道:“阁下有什么吩咐,尽管示下,只要我们能办的,必当竭力而为。”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  齐宁一怔,沈凉秋也有些诧异,看向齐宁问道:“侯爷,陈庭知道您到了东海?”

  “官府不了了之?”齐宁皱眉。  沈凉秋一怔,随即摇头道:“卑将还真不知道这棵大树是什么时候种下。老侯爷当年坐镇东海的时候,府邸在城中的东南角,后来老侯爷回京,大公子......大都督奉旨镇守东海,便将府邸搬到了这里,这座宅子,最早是东海江家的产业,后来献给了朝廷。”  “正午时分得到消息?”齐宁笑道:“那是从何得来的消息?”  沈凉秋道:“卑将也是这个意思。”  韦御江又看了看沈夫人脸庞,这才转身走到齐宁身边,轻声道:“侯爷,沈夫人应该是中毒而亡。”

  “悬梁自尽?”齐宁皱起眉头。  朝廷官员到地方上,自然都有专门的驿馆,而且也有相关的规格待遇,陈庭请齐宁在刺史府歇息,可算是极高的礼遇。  秦月歌看向沈凉秋,问道:“沈将军,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黑虎鲨派人所为?”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  东海水师悬挂示众的海匪首级,本来就是为了震慑黑虎鲨,可是最后首级被取走,还挂上了黑虎鲨的旗帜,连看守首级的兵丁都被残杀,如此结果,非但没有震慑住海盗,反倒是对东海水师的士气造成了严重的打击。

  韦御江已经迅速靠近过去,轻轻端起那玉碗瞧了瞧,很快就回头看向侯总管问道:“侯总管,夫人中毒,是喝了这碗汤?”  东海水师有三万兵马,战船上百艘,是东海这边庞大的军事力量,而海上贸易获益丰厚,江家因为海上贸易成为东海第一巨贾便可知收益之丰,如果长期让东海水师和江家走在一起,甚至由东海水师来管束海上的贸易,合强大的军力与庞大的财富,自然会让朝廷心生忌惮。  沈凉秋脚步虽快,齐宁的脚步更是不慢,片刻间已经到得沈凉秋身边,沈凉秋脸色微微泛白,两手已经握成拳头,齐宁察觉到沈凉秋的手在微微发抖。  齐宁微微一笑,问道:“陈大人,本侯今天傍晚刚刚入城,距离现在只怕还不过两个时辰,却不知你是何时知道本侯会来东海?”  齐宁心中苦笑,人口失踪,其中明明大有蹊跷,却被村民们误以为是鬼魅作祟,只要触及到鬼神之说,又有谁真的会去细心调查。

  郑主事点头道:“回禀侯爷,大都督唯一的新伤,就是脖子上的勒痕,卑职检查过喉管,确实是因为悬梁而导致无法呼吸,肺部肿大,最后窒息而亡。”看了韦御江一眼,道:“韦司审也是同样的判断。”  齐宁目光环顾一圈,终于落在了角落处。  沈凉秋点头道:“有劳了。”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  齐宁这时候也已经跟上,向沈凉秋道:“沈将军,保护现场!”

Copyright @ 2011-2018 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 备案号:苏ICP12346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