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

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

2019-12-16 16:31:23 120 562 眼嘴

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11第六五九章 青龙令  “楼大哥有什么法子?”  镇国公唯一的嫡系兵马,便是驻守在京畿地区的精锐之师黑刀营,但编制极少,虽说战斗力极强,但实际上算不得强大的军事力量。  “哦?”齐宁一怔,心想这钟琊倒是藏得极深。

  “侯爷,西川军团的情况颇为复杂。”吴达林轻声道:“金刀候两个儿子,大公子如今是东海水师都督,才干出众,是个厉害的角色,小公子则是统领西川军团,只不过这位小公子远远及不上大公子的才干,当年金刀候让他去往西川,本也是想在穷山恶水之地锻炼他,但他秉性不改,但凡有事,都是召集手下的将领商议,如今西川军团主要是分别掌控在三名部将手中。”  太子也是拱手笑道:“有劳王爷前来迎候,实在是愧不敢当。”  齐宁点头道:“我已经做了安排,淮南王会接替我继续带着队伍回京,我可以随时离开。”  小皇帝身在京城,所知的情报也只能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。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  齐宁道:“楼大哥,你是想让我易容前往襄阳?”

  “楼大哥有什么法子?”  “帮主看人的眼光绝不会有错。”楼文师提及向百影,语气便充满敬畏:“连帮主都如此信任你,有些话,自然能对齐兄弟说得。”微微一顿,声音更低:“齐兄弟,当今之世,北汉和南楚南北对峙,东齐偏安一隅,所谓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,这天下到最后,终归是要归为一统。”  齐宁一怔,随即失声笑出来,心想这青龙长老还真是有与人结义的嗜好,看来不止有自己一位结拜兄弟。  他说了半天,精力耗费巨大,已经显出疲惫之色,好在他体质强壮,勉强能够撑下来,握拳道:“如今知道帮主还活着,那么这自然都是白虎的阴谋,此番青木大会,无论如何,一定要阻止此人篡夺帮主之位。”  齐宁恍然大悟,道:“白虎早就露出卷入纷争的迹象,所以楼大哥才担心他将丐帮卷入战祸?”

  齐宁笑道:“也是侥幸而已,若是钟先生的身高与李堂一般无二,那我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。”  楼文师笑道:“钟琊你已经见过了,他是我丐帮青龙七宿之中一等一的人才,不但精通医术,还有一门本事,也算是独步江湖。”  齐宁心想既然如此,你又为何易容成李堂,钟琊竟似乎看穿齐宁心思,道:“今日没有施展皮骨功,故意比李堂矮上小半头,并非完全易容成了李堂模样。易容术并非只是说改变面貌,连体形声音也都包含其中。”  齐宁“哦”了一声,好奇道:“钟先生,不知是什么铁律?”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 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,心想原来钟琊被自己看出破绽,倒不是他不施展皮骨功,而是一旦施展皮骨功,与李堂一模一样,那就违反了祖上传承下来的铁律。

  众人循声看去,只见到茶肆靠内侧,一名身穿灰布衣衫的年轻人正冷冷盯着青衫男子,那年轻人样貌倒是颇为俊秀,在他身后,站着一名身材十分高大的汉子,虬髯胡须,头上扎着布巾,也是一身极为普通的衣衫。  事后他也想过,向百影虽然传授了醉梦九式,却并不完全,齐宁记得向百影连续五夜,每夜传授一套,如果自己猜想没错,向百影应该只传授了自己五式,还有所保留,但即使如此,齐宁却也是心存感激。  齐宁抬手轻轻拍了拍吴达林手臂,他样貌年轻,但神态举止却老成持重,轻声道:“你能这样想,就不会有什么麻烦。你记住,头上只有一片云,那就是皇上。”  钟琊自然明白,摇头道:“侯爷有所不知,北梁南钟,追溯百年前,那是同根同源,出自同一个祖师爷。易容术当初有诸多派别,但存活下来的寥寥无几,有的是漏洞太多,有的则是后继无人,传到今时今日,正宗的易容术,也只有这两家了。”顿了一下,才道:“不过两家一直都遵守着一条铁律,上百年来,无人敢违反。”  齐宁点点头,四下里扫了一眼,他所在的帐篷四周一片空旷,本就是为了让他能够安睡,不被人打扰,见得四下无人,才低声道:“吴领队,你当年被调到西川军团,后来又被调回京城,据说是镇国公的提拔?”

  齐宁微微点头,道:“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状况,又该如何解释?”  当日小皇帝在秦淮河上密见九溪毒王秋千易,齐宁便知道皇帝对西川之事十分重视,而且皇帝已经派人盯住了陆商鹤,齐宁相信皇帝也肯定知道陆商鹤与白虎过从甚密,但小皇帝虽然精明,终究是人而不是神,他也未必知道白虎欲篡夺丐帮帮主之位,另有图谋。  乞丐本是最为底层之人,平日里沿街乞讨,十分的卑贱,但如今在襄阳城内外,若是一副丐帮弟子的打扮,倒是一件十分时尚的事情,从各地前来的丐帮弟子,此番却不是过来乞讨,所以走在大街小巷,仰着脖子,倒是颇有几分得意自傲。  “按照钟先生的说法,那两人肯定是有渊源?”齐宁直视钟琊眼睛。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  前来迎亲,按道理本应该是礼部尚书,但齐宁知道时间太紧,袁老尚书年事已高,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颠簸赶到,只能派出淮南王前来,想来得到消息之后,淮南王一行人也是日夜兼程才及时赶到。

  叫好声中,那姑娘一个翻身,已经从桌上跳下来,拱手向四周一圈,声音很是爽朗:“各位叔伯兄弟见笑了,小女子卖艺为生,还请各位叔伯兄弟多多捧场,赏小女子一口饭吃。”随即那小老头拿了一只托盘递过来,姑娘端起托盘,笑容甜美,走到边上。  齐宁转过身来,摇头道:“这次你不必跟我过去,这是丐帮的事情,他们让我前往,已经是迫于无奈,你毕竟也是朝廷的人,不宜牵涉太多。”  吴达林一怔,微一沉吟,才道:“卑职在西川军团的时候,结交了几个朋友,后来才知道他们是镇国公的人,也不知道是谁向镇国公推举,朝廷忽然发了一纸调令过去,将卑职调到了玄武营,卑职后来才知道是镇国公的意思。”  这中年乞丐不是别人,正是齐宁。  楼文师笑道:“钟琊你已经见过了,他是我丐帮青龙七宿之中一等一的人才,不但精通医术,还有一门本事,也算是独步江湖。”

  楼文师微微颔首,道:“齐兄弟的担心不无道理。”想了一下,才道:“可是咱们也绝不能坐视白虎篡夺帮主之位于不顾。齐兄弟,白虎若是当上帮主,不但丐帮会遭受他牵累,我只担心楚国也会遭受巨大的挑战。”  向百影连续五夜,每夜传授他一套功夫,当时齐宁只知道什么离火燎天、地水破军、泽地归元这些招式名,却万没有想到这竟然就是醉梦九式,毕竟在齐宁的眼中,丐帮帮主向百影乃是江湖上顶尖高手,所会的武功自然是多如牛毛,任意传授自己一套功夫也是受益无穷。  齐宁心知此次青木大会也算是江湖上一大盛会,到了襄阳,也不急于直接去往古隆中,而是在襄阳城内转悠一番,青木大会在即,城中最多的话题自然与青木大会息息相关,齐宁则是留意探听,好先做个准备。  毛狐儿一行四人跟随前来,对齐宁自然是唯命是从,到得这处茶肆钱门前时,瞧见人头攒动,齐宁倒想瞧瞧发生何事,挤到了门前来,先前那一幕他倒是看得一清二楚,见到那青衫男子调息卖艺姑娘,心中冷笑,却不防突然有人挺身站出来。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  齐宁其实很清楚,当初向百影就担心青木大会之上会出现变故,所以托付齐宁在青木大会召开之时,及时赶到襄阳阻止别有用心之徒趁乱夺权。

上一篇: 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下一篇: 荡公乱妇

Copyright @ 2011-2018 总裁每上一步楼梯就进入更深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 备案号:苏ICP12346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