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

总裁

2020-02-20 04:34:29 120 8273 的眼

总裁我擦你吗  田夫人脸色苍白,光洁的额头已经是冷汗直冒,腴美娇躯直哆嗦,看到那人逼近过来,忽地伸手从桌上抓起酒壶,壶口冲着那人,咬牙道:“你.....你不要过来!”只是两只手哆嗦不停,酒壶甚至都抓不稳。  这时候忽然明白,哲卜丹巴设下今夜的圈套,很可能是等自己被药物迷晕之后,出手检查自己是否使用过幽寒珠,一旦真的被他查出幽寒珠已经融入自己身体,这喇嘛只怕就要将自己带回大雪山了。  “你是在威胁我?”齐宁冷笑一声,“你这次谋害本侯,就算你们古象王国的人不找过来,我们也会找过去。对了,四大呼图克图是吧,你放心,我会一个个找上他们。”  “不.....不是!”夫人不敢回头,微低螓首:“这.....这不怪侯爷,是.......!”想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没有任何抗拒地与齐宁接吻,一颗心砰砰直跳,就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,臊红了半张俏脸。  那人瞥了夫人一眼,声音略带沙哑:“你.....可以走了,这件事情不要告诉.....告诉任何人,否则你和你的女儿......都会死!”抬步便往齐宁这边靠近过来。

  皇帝自然不必亲自出宫相送,所以送使团出城的任务,自然是落在了镇国公司马岚的身上。  “夫人是担心无法向侯府交代?”齐宁盯着田夫人迷人的眼眸子,轻笑问道。  齐宁微微颔首,道: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  “我.....!”夫人心下一阵感动,想要说什么,这时候却又不知该怎么说,那双美丽的眼眸凝视着齐宁,这时候忽然发现,齐宁虽然看起来还很年轻,但那双眼眸却是老练犀利,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,那种眼神不会给人丝毫稚嫩和轻浮感,反倒会给人一种安全和踏实的感觉。总裁  “侯爷,我.....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田夫人眼圈微微泛红:“那人要真是....真是害了芙儿,我也不能活的,求求你,一定.....一定要救救我们。”

  田夫人一怔,但马上就明白过来,琴室前后窗都是故意打开的,如果坐着,从窗外难免还能看到举止动作,但是这般躺下来,外面的视线就会触及不到,齐宁这般做到不是为了故意轻薄自己。  夫人想了一下,才道:“他一定不是京城里的人,说话也不是京城附近的口音,而且......说话怪怪的,我见过不少外地人,也听过不少外地人的口音,但是.....他的口音还是头一次听见。”  东齐太子带领的齐国使团和苏禎率领的楚国送亲使团,上上下下加起来两三百号人,再加上司马常慎又带了一批人,连上十几辆大车,队伍倒也算是浩浩荡荡,楚国群臣在司马岚的带领下,直送出城外二十里地。

  但一直都不曾得到北堂风那边的消息,这时候从司马岚口中,才知道北汉另外两位皇子已经大动干戈。  东齐太子带领的齐国使团和苏禎率领的楚国送亲使团,上上下下加起来两三百号人,再加上司马常慎又带了一批人,连上十几辆大车,队伍倒也算是浩浩荡荡,楚国群臣在司马岚的带领下,直送出城外二十里地。  哲卜丹巴见齐宁若有所思模样,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嘴唇动了动,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  齐宁不知道古象王国那群喇嘛到底有多少人来到京城,特别是贡扎西,却不知现在人在何方,不动声色道:“偷走东西?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你们的盒子,不是被北汉人偷走了吗?难道他们还没有交还给你们?”总裁  齐宁笑道:“你说不出来?”

  --  司马岚颔首道:“如果消息没有差错,追杀北堂风的人,应该就是北堂昊了。北堂昊派人刺杀北堂风,在洛阳那边,据说布下了陷阱要斩杀北堂昭,但北堂昭十分狡猾,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逃离了洛阳,此后消失的无影无踪,前阵子才知道北堂昊去了北疆,争取了北疆边军的支持。”  他动作利索,确定自己饮酒作弊绝不可能被发现。  齐宁哈哈笑道:“你还真是异想天开,你把住我经脉,就是控制我命门,若是出手害我,我岂不是上你的当?”  齐宁又故意试探两句,这家伙显然是已经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事情,打定了主意,一言不发,这等人一旦铁了心,真要套出话来反倒是不容易了。

  齐宁微微点头,他此时还摸不透这老狐狸的真正用意,知道这时候多听少说才是最好的选择。  “你见不到他。”哲卜丹巴道:“呼图克图已经回了大雪山,要向法王禀报发生的一切事情。”冷哼一声:“那件东西是大法王派我们取回,却被你们盗走,大法王知道此事,一定会爆发雷霆之怒,也一定会给你们惩罚!”第八八六章 引蛇出洞  齐宁微一思索,却诡异冷笑道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哲卜丹巴,你现在信口雌黄的能耐倒是越来越厉害。逐日法王那般厉害,岂会受伤?就算逐日法王真的受伤,像他那样的人物,一旦受伤就必然不是小事,又岂是一颗珠子就能治疗?你越说越离谱。”总裁

  哲卜丹巴显然真的担心因为此事而让古象王国蒙羞,犹豫了一下,还是解释道:“那珠子是从海蚌之中取出来,有......有很厉害的药效,所以.......!”他心里似乎很矛盾,又想解释清楚,又不想说的太明白,含糊道:“反正.....反正你要是得到它,现在定然已经用过了,你要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,那也容易。”  齐宁问道:“老国公是说岳环山无法领兵北伐?”  司马岚颔首道:“如果消息没有差错,追杀北堂风的人,应该就是北堂昊了。北堂昊派人刺杀北堂风,在洛阳那边,据说布下了陷阱要斩杀北堂昭,但北堂昭十分狡猾,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逃离了洛阳,此后消失的无影无踪,前阵子才知道北堂昊去了北疆,争取了北疆边军的支持。”  “大功劳?”

  而且齐宁很清楚,这哲卜丹巴心里必定还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,今日不张口,并不代表明天不张口,先将此人控制在手中,慢慢盘讯,未必不能多获取一些东西。  司马岚唇边泛起一丝笑,反问道:“锦衣候当真以为我大楚如今是一只铁拳?”身体微微前倾,凝视着齐宁,问道:“淮南王谋反,其余党未淸,朝中局势依然动荡,又如何算得上同心协力?”  齐宁轻嗯一声,低声道:“夫人,我接下来说的话,你要听仔细,按照我说的去做,不要有差错......!”凑近到夫人耳边,低声轻语,夫人美眸圆睁,等齐宁说完,夫人才显出担忧之色道:“侯爷,这.....这可以吗?”总裁  哲卜丹巴更是着急道:“那.....那你说该如何?”

Copyright @ 2011-2018 总裁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 备案号:苏ICP12346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