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

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

2020-02-20 03:16:43 120 4093 携着

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我擦你吗  此时从四周已经有不少光明僧众围拢过来,大殿鸣钟,亦是示警,许多僧众在紫荆山布下天罗大阵,余下诸人俱都是往这边过来,只是说话间的功夫,已经有两三百人涌过来,在广场之上形成半月之状,挡住了暮野王的退路。  “芙儿,不得胡言。”田夫人听得田芙越说越不堪,虽然进来之前已经向齐宁打过预防针,可是田芙如此歇斯底,还是让田夫人心惊,斥道:“小侯爷是好人,一直帮衬我田家,你不可无礼。”  “你要去哪里?”净空沉声道。  空明阁武僧俱都是腰系黄色带子,而且手腕和足腕亦都是黄巾缠住,极好辨认。  瞧了瞧四人,齐宁心下更是吃惊,这四人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,任何两人站在一起,根本无法分辨谁是谁,四人若是站在一起,就更不可能分辨出来。

  那僧侣瞅了齐宁腰上的毗卢剑,竟是一言不发,转身便走,齐宁心下好奇,跟上两步,道:“师傅,你......!”  田芙忽地抬手蒙住脸,“哇”的一声哭出来。  “你要去哪里?”净空沉声道。  到得殿前,却见到边上有一只巨钟,巨钟边上站着一名武僧,静澄做了个手势,那武僧立刻过去敲响了巨钟,洪亮而悠长的钟声远远传散开去,净空进到殿内,齐宁也紧随而入,只见到大殿内空阔庄严,金身大佛庄严肃穆,檀香缭绕,大殿内已经迎过来两名老僧,齐宁看着两名老僧的僧袍颜色较深,与净空一模一样,心知这两人就算不是光明十三僧中的角色,也定然是净字辈高僧。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  暮野王却是全然无惧,虽然在重围之下,却是应对自若,身法忽左忽右,鬼魅一般,十僧一时间却也是奈何不了暮野王,反倒是人数太众,略显拥挤。

  “暮野王,你......你快放下静澄师兄!”戒堂首座净能厉声喝道。  暮野王理也不理,高声道:“大光明寺仗着朝廷的撑腰,自诩为天下第一寺,天下之事,不合你们心思,便要打着匡扶正义的旗号横行霸道,这天下公理,似乎就在你们这群和尚的手里,你们说是便是,你们言非便非,凡夫俗子,从无道理可言,哈哈哈......现在你们的同门便在老夫手中,老夫今天也要和你们说说什么是公理正义。”  “你阿爹已经走了,他固然会保佑你,可是你的吃穿,却是你娘在供给。”齐宁冷冷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对她说三道四?没有她,你觉得你还能好好活着?”  空藏大师叹道:“暮施主,你脱身出来,短短一天,我大光明寺便有数条性命断送在你手中,净尘师弟这十八年来,每个月从无间断为你讲经,可说与你也有师徒之谊,可是你却偷袭害死了他,如此戾气,老衲又怎能放心让你离开?”  净空走到木榻边,神情严峻,伸手轻轻拉开净尘胸口的衣襟,齐宁不禁靠近两步,瞧了一眼,只见到那净尘的胸膛中央,出现五个窟窿,宛若五指插入进去,窟窿边上的肌肤,就宛若是被烈火灼烧一般,有些焦黑。

第五五四章 所见亦非所见  那僧人将齐宁带到院外,示意齐宁在外等候,这才进去禀报,很快便即出来,抬手示意齐宁进去。  “我......!”  齐宁知道,这七名寺僧,与杀害净尘大师的定是同一人所为。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

  “屋子里有人?”净空摇头道:“你再好好看看,屋里可有半个人影?”  只见到在这并无一物的空室之内,屋子四角各有一道人影,都是黑衣黑裤,一动不动,若不仔细瞧,都难以看清,似乎与昏暗融为一体。  净空双掌翻飞,招式倒也不如何玄妙,但却十分厚重,一掌斜劈暮野王掌侧,另一手却是化掌成爪,往暮野王手腕拿过去,尚差几寸许,暮野王那掌却是一个内旋,反绕到净空的手背处,反拿净空手腕。  “冥冥自有天意?”田夫人重复一遍,微抬头,见齐宁笑盈盈看着自己,不知为何,脸上一热,低头道:“是,侯爷.....侯爷是好人,能遇上侯爷,是.....是我的福分。”  “啊?”齐宁又是一怔,旋即皱起眉头,暗想净空不是要带自己前来面见空藏大师,怎地这却又变成了什么净尘师兄,忍不住问道:“这位大师又是哪位?”

  齐宁心下惊骇,这几人出剑凌厉,竟似乎是要下死手,这时候也无暇去多想,右臂一撩,手中的毗卢剑已经出招。  此时如果众僧当真跪在暮野王脚下,传扬出去,大光明寺的声誉必将一落千丈,自此在这江湖之上也不知如何立足了。  齐宁睁大眼睛,心想你这老和尚这不是在睁眼说瞎话,老子明明是被你骗进石屋之内,你现在竟然说是老子好奇自己进去,冷笑一声,转身过去,这次存了小心,到了石门前,回头看了净空一眼,见他离得颇远,这才探头往里面瞧了瞧,说也奇怪,那屋内的灯火竟然已经熄灭,从门外透射光芒进去,屋里的情景看的也颇清楚,整个石屋之内空空荡荡,竟是空无一人,石屋的四处角落,哪里还有人在。  “我若想哄你进去,你又如何出来?”净空叹了口气,道:“这是思过堂,触犯戒律的僧众,会被送到这里思过。老僧带你去见住持,经过此处,你好奇进去看了一眼,出来便责问老僧,让老僧疑惑不解。”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  木屋之内,并无声息传出来,净空又说了一声,依然不听回应,这老和尚白眉一紧,忽地探手过去,推开木门,快步进去。

  “天罗大阵固然厉害,可是当真能困住此人?”静澄叹了口气:“师兄,你该记得,那魔头当年是如何被囚,如果这些年他当真是故作姿态,表面上皈依我佛,背地里却是另有打算,那么此番逃脱,我们是否还能将他拿住,也是未知之数。”  “我本就不想活了。”田芙叫道:“你们杀死我,那倒是好了。”  众僧神色都颇为凝重,齐宁心中却已经确定,如果不出意外,这十名老僧只怕都是光明十三僧中的人物,光明十三僧名动天下,任何一人拿出手,都是江湖上一流高手,可是这十大高僧此刻齐聚一堂,每个人脸上都显出凝重之色,齐宁更是骇然,心想那大魔头到底是何等了得,竟然让十大高僧都如此忌惮不安。  “净空大师!”齐宁后退两步,背靠石门,沉声道:“这是做什么?赶快开门!”  净空若有所思,想了想,摇头道:“眼下除了天罗大阵勉强可以应付,我等都不是他敌手,除非住持师兄......!”白眉微紧,道:“静澄师弟,一旦天黑,事情更为麻烦,现在只能以天罗大阵守住道路,让诸位师兄弟聚集在一起,一旦发现那魔头踪迹,合我等之力,全力一搏。”

  那人影飞出,眼见要摔落在地上,却见那老僧一个旋身,正面朝下,单掌撑在地上,身体弹起,随即落地盘膝,双手横摊胸口,掌面朝上,齐宁一见便知道这老僧是在运功调息,见到他肩头一块血印,鲜血染红僧袍,竟是被暮野王所伤。  “啊?”静澄一时没反应过来,道:“净尘师兄?什么?”猛地身体一震,脸上现出骇然之色,猛地冲进到屋内,扫了一眼,立时便瞧见了躺在木榻上的净尘遗体,飞步上前,只瞧了一眼,整个人便即呆住,手里的柄铁杖“噹”的一声,脱手落在地上。  眼前一幕,比之他在西川知道陆商鹤陷害向百影还要吃惊。  净空宛若一阵风,跑出一阵,忽地停下脚步,看向前面,齐宁跟上来,顺他目光瞧过去,也是骤然色变。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  双方比斗,由招聚势,一旦占了势,便稳稳居于上风,而势由招出,一旦在招式上被对方克制住,哪怕是失了一招半式,很容易就让对方占势,所以两大高手甫一交手,便是全力以赴,便是担心为对方占了势。

Copyright @ 2011-2018 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 备案号:苏ICP12346678